移动版

双林生物与泰邦生物“争抢”血浆站资源

发布时间:2020-08-18 14:28    来源媒体: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双林生物(000403)与泰邦生物“争抢”血浆站资源


为拓展单采血浆站资源,两家血浆制品上市公司双林生物(000403.SZ)与泰邦生物(NASDAQ:CBPO)陷入拉锯战。

今年5月15日,双林生物发布公告表示,已与新疆德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德源”)签署合作协议,约定新疆德源将其下属5个浆站临时设置给双林生物子公司广东双林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双林”),双林生物向新疆德源支付4000万元合作诚意金。

不过,上述合作事项立即引起了泰邦生物的反对。5月21日和6月29日,泰邦生物连发两份声明。泰邦生物认为,因双方仍在合作期,新疆德源还需向泰邦生物子公司贵州泰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泰邦”)供应约192吨血浆。另外,贵州泰邦还向新疆德源提供了3亿元的借款。截至目前,尚有约2.48亿元本金和约1400万元利息未归还。

6月24日,双林生物公告披露,向新疆德源支付1.8亿元,作为合作押金。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发现,双林生物与泰邦生物双方竭力合作的新疆德源状况并不乐观。天眼查数据显示,新疆德源涉多起诉讼案件,该公司与实控人吕献忠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据粗略统计,仅在今年7月,该公司就有5起被执行事项,新疆德源被执行标的合计有近9000万元。

日前,针对此次供浆合作,双林生物董事会秘书赵玉林对记者表示,双林生物与新疆德源浆站的合作项目还在进行当中,公司会及时披露合作进展相关公告,目前关于该项目的进展以公司披露的公告为准。

合作连遭反对

据国元证券研报,以人血浆为主要生产原料的血液制品属于稀缺性资源。对企业来说,浆源获取能力、重组血制品生产能力、血浆综合利用率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决定产品供应上限。作为血液制品企业的独家资源,单采血浆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国内主要血液制品企业中单采血浆站数量排名前三的为天坛生物、上海莱士和华兰生物,分别有58家、41家和25家单采血浆站,其余企业的数量均在20家以下。双林生物和泰邦生物分别有11家和19家单采血浆站,远少于国内血液制品头部企业单采血浆站数量。

7月28日,双林生物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根据“三步走”战略规划,双林生物希望通过内生式增长及外延式扩张推动公司快速发展,目前公司正在积极推进外延式扩张。据了解,所谓外延式扩张,即通过收购或合作的模式获得单采血浆站资源。

根据合作协议,通过此次合作,双林生物将获得新疆德源在未来5个合作年度内排他、持续地供浆,5个合作年度合计供应的合格血浆浆量不低于900吨。

对此,泰邦生物5月21日和6月29日两次发声明反对。据泰邦生物声明,贵州泰邦早在2015年8月就开始与新疆德源合作,新疆德源将下属的6个浆站设置给了贵州泰邦,其中就包括此次设置给广东双林的5个浆站。2018年8月,三年合作期限到期后,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再进行三年的合作供浆。根据泰邦合作协议,自2018年8月至2021年8月的三年间新疆德源应向贵州泰邦提供不少于500吨血浆。

泰邦生物表示,截至目前,新疆德源供浆义务尚未完成,仍需向贵州泰邦提供约192吨血浆。新疆德源在与贵州泰邦合作关系存续期间,在双林交易中将5个浆站设置给广东双林,使其无法完成对泰邦生物集团的血浆供应。

泰邦生物表示,作为泰邦合作协议的一部分,贵州泰邦向新疆德源提供了3亿元借款。截至目前,尚有约2.48亿元本金和约1000万元利息未归还。2020年3月17日,贵州泰邦分别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新疆德源提起两起诉讼,诉讼请求包括要求新疆德源归还借款本息等。

对于此次合作的风险,6月24日,双林生物表示,公司获悉贵州泰邦已提起针对新疆德源的诉讼案件,新疆德源已向贵州泰邦发送《解除合同告知函》。此外,本协议的履行可能受到经营情况或不可抗力因素的变化影响供浆。受以上因素影响,本次合作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